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頁 > 資訊 > 國際資訊 > 正文

今天是: 8月24日 星期六

入世旋松中俄能源閥門簡介

2012-01-04 08:37:06國際商報

  

  作為近鄰,中俄兩國在能源合作領域極具互補性。但受制于運輸、管道、價格分歧等,兩國合作之路并不平坦。随着俄羅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錘落,中俄能源合作也将面臨新機遇,有了更多可能。

  管道上的博弈

  一直以來,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系中最為重要的領域就是能源。

  俄羅斯是全球第二大原油出口國和最大的天然氣出口國,中國是全球能源需求最大和增長最快的國家之一。作為近鄰,雙邊的能源合作具有極大的互補性。但中俄兩國的能源貿易一直靠鐵路運輸,貿易量和運輸效率受到了限制,于是作為供應穩定且成本較低的管道建設在雙邊的能源合作中應時而出。

   百項涉企行政收費取消

  不過,能源并不僅僅是經濟社會的商品,更是各國戰略安全的頭等大事。

  在能源合作,特别是油氣合作方面,中俄圍繞着輸油氣管道的鋪設問題進行着馬拉松式的博弈。

  早在1994年,俄羅斯石油企業就向中方提出修建從西伯利亞到中國東北地區石油管道的建議,并于1996年建議落實《中俄共同開展能源領域合作的政府間協定》,同時敲定了中俄石油合作的第一個管道項目,即西起俄羅斯伊爾庫茨克州的安加爾斯克油田向南進入布裡亞特共和國、繞貝加爾湖後一路向東、經過赤塔州進入中國、直達大慶的中俄安大線方案。

  不過項目的順利落實卻沒能保證後期的順利執行,久拖未決的安大線設想讓半路殺出的日本攪了局。

  2002年底,承擔安大線管道技術經濟論證的俄羅斯石油運輸公司突然聲稱要放棄安大線,改修一條從東西伯利亞經過遠東地區到太平洋(601099,股吧)港口的石油管道(安納線),該方案被稱為新遠東方案。

  在安大線幾近夭折的時刻,俄羅斯考慮到要以實現本國利益最大化為出發點,俄能源部部長尤素福夫在2003年2月主持召開會議,最終出台了一個折衷的方案:将安大線和安納線兩條線合并為一條線。

  第三種方案就是今泰納線的原型,它的全線都在俄國境内。安大線的影子則體現為在安加爾斯克納霍德卡幹線上建設一條到中國大慶的支線,至此,中俄石油合作的管道問題才算解決。泰納線中國境内支線也于2011年1月正式開通,而這距離中俄當初确定石油管道合作意向,已過去了近18年。

  同時進行的中俄天然氣管道建設也沒有一帆風順。

  1999年,時任國務院總理的朱镕基與俄羅斯簽署了天然氣合作初步協議,即俄氣南送項目,并于2003年11月完成了該項目的可行性研究,但最終由于俄羅斯天然氣行業老大俄氣公司的反對,該項目胎死腹中。之後,在2006年3月俄羅斯總統普京訪華期間,中國石油(601857,股吧)天然氣集團公司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簽署了《關于從俄羅斯向中國供應天然氣的諒解備忘錄》,再次給俄羅斯天然氣輸送中國提供了可能。

  根據計劃,天然氣管道的路線分東西兩線。從2008年開始,先建西線管道,即阿爾泰管道,自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經中俄西部邊界的阿爾泰地區,進入中國新疆,然後并入中國的西氣東輸管道,最終被送至中國東部沿海城市上海。

  然而,中俄天然氣合作仍未就此踏上坦途。與中俄石油合作不同,價格成為困擾中俄天然氣合作的最大障礙。

  俄羅斯天然氣出口長期實行三軌制:俄羅斯對白俄羅斯等獨聯體内部成員出口天然氣價格為55美元/千立方米,幾乎接近成本價格;對于烏克蘭等已自立門戶的獨聯體國家,出口價格是90美元/千立方米;對于歐盟各國則執行市場價格。

  中俄天然氣合作中,俄方希望根據其向歐洲銷售石油/柴油價格的公式确定對中國天然氣出口的市場價格,但中方顯然無法接受。

  圍繞價格問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與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的談判陷入了僵局,至今未能解決。

  石油門漸開

  不過,久拖難決的中俄能源合作卻有可能在俄羅斯入世後出現轉機,而正如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研究院歐洲部研究員劉華芹所言,這個轉機指的不是價格上的,入世後石油天然氣價格仍取決于市場,更多的轉機來自市場對政策的幹預。其實在中俄能源合作中,政治因素甚至比經濟因素更為重要。可預計的是,加入世貿組織後,如果普京如願接任下屆總統,在其任内中俄關系總體偏暖。中國石油規劃總院分析師丁少恒直言。

  具體到能源領域合作,俄方明顯不願意中國隻将它作為原料、資源的供應商,這也是中國油企近十年來在俄羅斯鮮有建樹的原因。俄羅斯正在努力改變這種單純依賴資源出口的局面。

  為此,俄羅斯能源部制定2030年建設新生産裝置和基礎設施的全面計劃,把下遊石化業發展作為未來增長的關鍵,計劃十年内要在俄羅斯建成六個石化集群。随着下遊項目的興建,俄羅斯将重塑石化業格局。

  俄羅斯東西伯利亞、西北海岸和遠東地區的石化産業剛剛起步,未來将迎來大發展時期。目前投資規模不斷加大,未來2~3年還會增加。

  不過,裂解裝置開工需要原料,原料又需要管道運輸。目前俄羅斯大型石化項目的工程與建設服務水平并不是很高。資本、技術相對缺乏的俄羅斯對石油中下遊投資合作需求會很強烈,這方面中國的石油公司是有優勢的。中國石油公司不應該缺席俄羅斯這一次戰略布局。廈門大學能源中心主任林伯強說。

  事實上,中石油、中石化都已經有所動作,除了分别在俄羅斯擁有一些上遊勘探開發項目外,中石油和俄羅斯投資50億美元的天津煉化項目正在順利進行中。

  中石化正在與俄羅斯西布爾公司合作。随着中石化的俄羅斯合資公司建成投産,俄羅斯克拉斯諾亞爾斯克市丁腈橡膠裝置産能将由過去的4.1萬噸/年增至5.6萬噸/年。

  衆所周知,在過去十年中,中國油企海外拓展的主要方向是如何獲取區塊、資源,以滿足國内日益增長的石油需求。然而正是這種模式導緻中國油企在海外獲取資源的難度不斷增大。

  業内人士指出,當前中俄能源合作還是以貿易為主,形式較為單一,未來雙方還有很大的合作潛力。發改委一位官員表示,雙方将一起進行石油勘探開發,一起建煉油化工産能,共同分享利益。

  另外,WTO會推動俄羅斯投資環境改善,俄羅斯現行油氣管理體制變革也會由此加快。

  事實上,國家參與國有企業管理正是是俄羅斯入世多年以來的一大障礙。此前WTO成員認為,俄羅斯政府經常控制國有公司,甚至是國家參與開放式股份公司的業務并對其施加影響。俄羅斯政府對天然氣行業的掌控要高于其他行業,導緻國内工業用戶的價格明顯低于出口價格。

  同時,俄羅斯經常會在一定的産品和服務上采取價格管制,包括天然氣、原始鑽石、供水服務、天然氣運輸服務等。但自入世之日起,受國家價格管制的商品和服務清單要刊登在《俄羅斯報》上,而且價格控制措施将确保不會用于保護國内的産品或提供的服務。

  迫于WTO的壓力,俄方最終做出了一些讓步。根據俄羅斯入世承擔的義務,天然氣工業公司在國内市場必須赢利,而以前則不需要。雖然可能艱難緩慢,但入世會加快俄羅斯油企體制的市場化進程。東方油氣網分析師呂穎表示,10年前中國成功入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雖然有波折,但中國依然在油品市場的市場化改革上有所進步,不管成品油還是天然氣的定價機制改革都在不斷調整和完善之中。

  

  1. 中國的調節閥門企業數量靠前...
  2. 美國HANOVER新品壓力自密封閥門...

相關文章

推薦文章國内資訊國際資訊人物訪談企業新聞市場分析産品資訊